-

隻是,結合龐大的基數,發表負麵評論的人雖然是少數,但那些莫名其妙的言論,其實還是挺多的。

科大招生的老師,也看到了這些。

他不由皺了皺眉頭。

這是少年班,選拔自然不是麵對普通人的。

能夠參加測試的學生,都是由學校推舉,然後經過初步麵試,才能過來的。

唐卓接到學校通知之後,也是通過網絡,經過了初步的麵試,才最終獲得了報考資格。

流程完全是合規的。

網上這些人,都在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?

這麼惡意揣測一個孩子,心裡真的不會痛嗎?

科大老師有些生氣,他把這些言論截圖了一些下來,拿著就去找上頭。

“主任,我們少年班參加測試的孩子,最大的才13歲,最小的才六歲。這麼點的孩子,心理承受能力,是相當有限的。這一次,少年班的事情熱度有點大,難免出現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論,我認為,這些言論,對我們的孩子,是一種傷害,我們有必要,阻止這些謠言繼續散播下去。”科大老師認真地說道。

招生主任看著這些難聽的話語,也是皺了皺眉頭:“你說的對。這些孩子中,肯定會出現國家未來的國寶級人物,要是被這些莫名其妙的謠言給毀了,那是整個國家的損失。你來找我,是有什麼想法了嗎?”

老師精神一振,趕忙說道:“我們每個學生來之前,不都經過了一次麵試嗎。我想,把這個麵試的過程放出來。讓大家都看看,我們挑選來測試的學生,每一個,都是真正的天才!”

少年班辦了兩屆,之前從來冇有過這種先例。

不過......

情況不同,做法也要有所改變。

主任冇有太多遲疑,直接說道:“好,那就準備一下,把這三百二十三個報考者的視頻,全部都放出來。唐卓受到的非議最多是吧?把他的視頻,放在第一個。”

“是。”科大老師激動地應了下來。

麵試視頻一發,所有質疑,自然會煙消雲散。

而且。

他對唐卓印象深刻。

麵試的時候,他的表現,可謂是好的嚇人。

他們內部都覺得,唐卓在這一次的測試中,恐怕要拿第一。

就是這樣一個國寶種子,竟然在網上被人肆意攻擊,這怎麼能忍?

網上的這些議論,顧夜寒和唐甜,冇有讓唐卓知道。

當然,以唐卓的性格,哪怕知道了,恐怕也不會有什麼感覺。

但畢竟是在備考,還是不要分神的好吧......

顧夜寒和唐甜看了一眼,因為一句話,莫名開始了吵架模式的大寶和小寶......

嗯......

吵架這種事情,應該不算分神吧?

冇理會兩個寶的日常吵架。

唐甜關上房門,輕聲問道:“網上那邊,還是要控製一下言論吧?”

顧夜寒冷笑了一聲:“我已經讓法務部去擬律師函了。這些胡說八道的,我打算全部告一遍。”

全部告一遍!那得是多少人!

唐甜卻絲毫不覺得有哪裡不對,她點了點頭:“是該告一告。”

還是那句話。

他們有足夠的錢,也有足夠的時間,不告白不告。

顧夜寒那邊,法務部的律師函還冇有擬好呢,針對這一次的事情,科大的官方,正式出麵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