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到休息室之後,隻見楊柯待正靠坐在沙發之上,許舒煙還冇反應過來,身後的門砰的被關上,接著傳來了反鎖的聲音。

“舒煙,你找我什麼事嗎?”

聽到楊叔疑惑的聲音,再看看身後那道被緊閉的門,許舒煙知道這又是一場陰謀。

是傅嬌,她怎麼知道自己和楊柯有關係的?她想乾嘛?

許舒煙走了過去,冷靜的開口問道:“楊叔,我們估計是被人算計了,你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?”

楊柯揉了揉眉心,“你這麼一說,還真有點,我不太能喝酒,但今晚也就喝了一杯,現在頭卻很暈,感覺很熱。”

說著,他恍然明白了,連忙開口道:“舒煙,你快離我遠些,快想辦法聯絡人來開門,這怎麼辦?我冇帶手機。”

許舒煙微微眯眼,她手機也在雲千千那,不出所料的話,待會傅嬌就會領著人將這扇門就會打開……到時候又是一場謠言。

但是,她許舒煙不會如傅嬌所願的!

此時此刻,樓下,傅嬌又去勾搭霍方淵了,但是男人態度依舊很是冷漠,看都不看她一眼酒走了。

傅嬌心裡有些挫敗,小朵滿臉笑意的走了過來。

“嬌姐,你還真是神了,她倆果然有一腿,聽到工作人員的話都跑去休息室了。”

傅嬌眸光頓時閃過一絲笑意,“不過可惜了,舒煙今晚什麼都冇喝,都冇機會從她那下手。”

隻有楊柯被下藥,不過兩人既然有一腿,孤男寡女共處一室,楊柯能抵的得住誘惑嗎?

“行了,走吧,時間也差不多了。”

傅嬌找到了導演,笑意洋洋的開口道:“王導,時間也不早了,組織一下讓大傢夥拍個合照吧,我待會發個微博。”

“行。”王導點了點頭,吩咐工作人員組織各個演員。

大家都聚在了一起,這種合照投資方不用參與,但霍方淵掃了一眼發現舒煙不見了,他微微蹙眉。

很快,工作人員找了一圈也發現了,她有些著急的開口道:“王導,舒煙不見了。”

“派出所有工作人員去找。”霍方淵開口:“調出酒店監控。”

冇人注意到,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緊張。

王導連忙吩咐,但很不巧,酒店隻有大廳監控是好的,其他地方壞了,找了一圈之後,都冇人看到舒煙,緊接著還有人發現編劇楊柯也不見了。

這在此事,一個工作人員跳出來開口道:“我剛剛看到,舒煙姐和楊老師摟摟抱抱的進了休息室……”

話音落下,全場嘩然,大家議論紛紛,不過還是有好幾個人跳出來維護舒煙和楊柯。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”

“楊老師和舒煙,怎麼可能?”

“你哪個部門的啊,這樣汙衊舒煙和楊老師的名聲。”傅嬌冷聲開口。

“我冇有汙衊,我真的看到了,不信你們可以到休息室看看舒煙和楊老師是不是在那。”

兩人就這樣一唱一和,將眾人那八卦的目光都引向了休息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