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舒煙雖然對自己有信心,但是也不影響她緊張。

主持人正在台上渲染氣氛,許舒煙已經開始緊張起來。

她的性格本來就大大咧咧,根本唱不了這麼抒情的歌曲。

“是時候拿出我的秘密武器了。”

雲千千哼笑,拿出了一個平板遞給許舒煙,平板上正播放一段視頻。

視頻中是醉酒的霍方淵,一向西裝革履從不失態的男人窩在床上抱著被子,一遍一遍地一遍地喊著一個人的名字。

“舒煙。”

旁邊,還有林特助無奈的聲音。

“千千,你能不能勸勸舒小姐?霍總之已經是不省人事的第七天了,白天工作十二個小時,晚上就喝個爛醉,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住的。”

許舒煙心口一滯,一股酸澀在心底蔓延。

原來那段時間,他與自己一樣痛苦。

雲千千見許舒煙紅了眼眶,連忙添油加醋。

“我一直冇跟舒煙姐說,跟舒煙姐分開後,霍總一直把自己關在公司,那公司的房間都是舒煙姐的照片,電視劇播放的都是舒煙姐演戲的片段,霍總就是靠著這些才一直堅持的。”

“而且舒煙姐出車禍的當天霍總也去了醫院,最後是被四哥跟我勸走的。霍總覺得一切都是他的錯,回到你們的彆墅三天不吃不喝,要不是陸先生跟林醫生強行破門進去,霍總怕是危險了。你們之間是真的冇有誤會,霍總也一直都冇有變心。”

許舒煙麵容複雜,她隻知道那一段時間她度日如年,卻冇想到他過得比自己還要痛苦。

看著許舒煙眼眶更紅了一圈,雲千千連忙將人推上前。

“舒煙姐,情緒已經到了,現在去吧。”

許舒煙深吸了一口氣,握著麥克風登上台。

身後助理佩服地看著雲千千,“千千姐好厲害。”

“那是。”

雲千千傲嬌輕哼,舒煙姐演戲現在已經很純熟,各種戲都能輕鬆駕馭。

唯獨有一點就是哭戲醞釀的情緒長一點,她每次都在旁邊助攻,不是找悲情小說就是找悲情片段,次次效果顯著,早就得心應手了。

大螢幕上,許舒菸捲發嫵媚,一襲白色開衩長裙撩人又清純,一出現觀眾跟彈幕就炸了鍋。

娛樂圈的頂級花瓶的名聲不是白叫的,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眼心動。

許舒煙唱功在線,唱到關鍵處眼角滴下一滴淚水正好懸掛在臉頰上,在大螢幕上仿若一顆鑽石一般。

現場歡呼聲震耳,網絡觀眾更是瘋狂打call。

彈幕上被女神兩個字占滿,許舒煙憑藉一首歌再次出圈。

其他女星頓感壓力,表演也更加儘心。

隻是韓雲兒跟鄭靜兩個是演員出身,比起專業的歌手,甚至歌影兩棲的女星都蓋過了她們的風頭。

高夢壓軸,一首高難度的歌曲直接將賽場熱潮推到頂點。

無論是參賽女星還是觀眾都是熱血沸騰,而綜藝節目觀看人數直接破了五億。

到了投票環節,許舒煙榮獲第二名。

這個結果並不意外,畢竟許舒煙唱完時候他們就預料到了這一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