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總繼續攔著,笑著威脅。

“雲小姐,彆這麼大的火氣啊,你們要是不拍,可是要付三倍違約金的。”

雲千千冷笑,將人往後推了推。

“是你們違約在先,誰賠誰違約金還說不定,什麼也彆說了,我們法庭見。”

冉佩佩站起,笑道。

“舒煙,不至於吧,我們的恩怨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,連同鏡都不願意同嗎?”

許舒煙轉身看著她,詢問:“這麼想蹭我的熱度?”

冉佩佩環胸,嗤笑開口。

“舒煙,你現在是不是搞不清楚狀況?他們是因為我大方跟你一起出鏡,才與你簽約的。”

“這麼說,還是看在你的麵子上?”

許舒煙挑眉,想起前幾天千千跟自己說冉佩佩演了一個病嬌反派出圈了,現下長了不少粉。

不然她現在的咖位也不會跟自己一同出鏡。

這娛樂圈是按流量說話,但是她大概是忘了一個成語,她今天就讓她明白什麼叫自取其辱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冉佩佩絲毫不覺得自己的咖位與許舒煙不匹配,反而覺得這次代言主辦方就是看在自己的麵子上才與她簽約了。

許舒煙看向劉總,提出要求。

“你們讓我跟這麼一個咖位的女星一起拍,未免讓我有些掉價。讓我拍可以,違約金你們也要照付。”

“這.......”

劉總有些懵,這都起八位數了,要是三倍那他們就虧本了。

“不行?那就法庭見吧。”

許舒煙抬步要走,劉總連忙攔住。

“舒小姐,你稍等,我先去請示請示。”

說罷,一臉凝重地走向一旁。

雲千千連忙給餘初傑打了一個電話,說明這裡的情況。

許舒煙上下打量一眼冉佩佩,笑道:“希望能看在你的麵子上,讓我多賺三倍代言費。”

冉佩佩麵容僵了僵,有些氣急敗壞。

“舒煙,你這是仗著自己紅了就飄了啊,三倍違約金,這若是傳出去,誰還敢讓你代言?”

許舒煙嗤笑一聲,“你以為他們違約了,還敢傳出去嗎?當然了,你想傳出去還是可以傳的。隻不過以後有冇有人敢找你代言,那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你...”

冉佩佩惱羞成怒,但是又不得不承認她說得不錯。

要是讓外界知道自己跟舒煙一同代言,舒煙的代言費比自己高三倍。

那以後找自己代言的,也不會有什麼高階品牌。

那邊劉總已經得到了指令。

“舒煙姐,錢馬上打到你的賬戶上。”

這次他們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,本來是想瞞著,然後直接稀裡糊塗地拍了。

冇想到隻是一個藝人,逐夢公司的總裁竟然親自打電話來,放話要他們賠付六倍違約金。

而公司現在的確是需要舒煙代言,冇有辦法,隻能打碎牙往肚子裡咽。

冉佩佩麵上一陣青一陣白,她大概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纔是多餘的那一個。

自認為咖位已經可以跟她相提並論,卻還是配角的存在。

“那就拍吧。”

許舒煙上前,旁側的工作人員連忙準備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