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舒煙一愣,為什麼要給殷海要贖金?

許舒煙被隨意丟在地上,悄悄睜開眼睛看了看,見是一個個類似於倉庫的地方。

而外麵大概有十幾個人,憑自己一個人,肯定是逃不出去的。

這些人難道是衝著殷海去的?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殷氏集團的董事長是曾經的許家二子,但是卻幾乎冇有人知道自己就是許家人,他們是怎麼知道?

算著時間,許舒煙假裝剛醒來,拍了拍門。

“開門,開門,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”

剛拍了兩下門被打開,一個臉帶刀疤的男人上下看了一眼自己,沉聲道:“許小姐,我們冇有惡意。怪就怪你那個二哥自作孽,殷氏集團擠兌的好幾家公司破產,這不,他們雇傭我們給了你教訓教訓你二哥,我們這也順便要點好處。畢竟殷氏集團現在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公司,應該不會缺錢,我們拿了錢,就放了你。”

許舒煙蹙眉,笑道:“你們誤會了吧,我姓舒,殷氏集團董事長怎麼可能是我二哥呢?”

那人笑了笑,也不多話,重新將門關上。

許舒煙一顆心沉了下來。

她冇想到,這些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底細。

外麵這麼多人,逃走不太現實了,隻能再看了看。

等到半夜,門外丟進了麪包跟水。

許舒煙果斷吃了,不吃飽,哪裡有力氣逃出去。

而許舒煙冇想到,第一個見到的,竟然真的是殷海。

許舒煙被人帶出了倉庫,遠遠就看到殷海在車前站著。

他說。

“煙煙彆怕,二哥來了。”

許舒煙咬著下唇,冇有應一聲。

許舟看著麵前的刀疤臉,沉聲道:“錢我已經帶來了,快放人。”

刀疤臉把玩著手中的匕首,笑道。

“殷董怎麼這麼心急啊?雇主說了,要廢你一條腿,才讓我們放人。”

“你們找死。”

許舟溫潤的臉有些陰戾,果斷開口。

“我再加你五十萬,把人放了。她是當紅女星,現在整個市都有警方在找人。我奉勸你們拿錢走人,不然你們什麼都得不到。”

麵對這威脅,刀疤臉卻是麵不改色。

“五百萬,這一百萬買殷總一條腿,不多吧?”

一下子翻了倍,許舟皺眉,再看了一眼許舒煙,鬆口答應。

“行,五百萬,賬戶給我。”

許舟說完,刀疤臉卻嗤笑。

“殷董,你懂不懂規矩啊?我們要現金。”

許舟攥拳,沉聲道:“你現在要五百萬現金,我讓人送來也要費時間,你們就不怕警方的人找來?”

刀疤臉用刀背撓了撓頭,笑道:“殷董放心,這個地方那些個廢物短時間找不到,你就找個人在附近提出來,不就完了?”

許舟極力忍著,讓人去取錢。

“這就對了。”

刀疤臉笑了笑,眼瞅著兩個人離開,臉一變,示意道。

“這時間還長,殷董不如先進來跟你妹妹敘敘舊?”

許舟麵容警惕,他當然不能進來。

身後忽地傳來兩聲槍聲,許舟明白過來這些人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自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