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朱啟明無奈開口,“姐,要不是許董,我們酒店都要倒閉了。”

許舒煙慢悠悠地開口,“就是他害死了我大哥,你姐夫,你這是認賊作父呢?還是想對我們恩將仇報?”

朱啟明頓時焦急起來,“不,怎麼會呢,姐夫不是還活著嗎?”

朱娜麵色變了變,氣憤地又捶了他一下。

“你在胡說什麼?”

朱啟明躲了一下,不解回答,“姐,你就彆瞞著我了,我都看到你跟姐夫發訊息了。”

朱娜麵容白了白,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許舒煙當即揪住了朱娜,笑道:“大嫂,你跟介紹的那個嚴先生聊上了?”

朱娜嚇了一跳,隨即反應過來,低著頭開口,“還在...還在接觸。”

“大嫂,你能行想通真是太好了。大哥也到另一個地方這麼久了,你就算是不為自己想也應該為孩子想。”

許舒煙故作感慨,朱娜也紅著臉點了點頭,不是羞的,而是尷尬的。

朱啟明震驚到了,“姐,你難道已經打算再找了?”

許舒煙蹙眉反駁,“我們都不介意,你叫什麼?大嫂就算是再出嫁,也是從我們家裡出嫁。”

說起來,要是再給大哥大嫂辦一場婚禮,好像也不錯。

朱啟明被懟得啞口無言,許舒煙直接拉著人走,還不忘帶著自己打包的肉。

回到車裡,朱娜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煙煙,你說這臭小子竟然發現了,這該怎麼辦。他如果告訴許舟的話,那你大哥不就危險了?”

許舒煙看了一眼大嫂,隻好如實相告。

“大嫂,現在許舟已經開始懷疑了。看這樣子,應該是從朱啟明口裡傳出去的。”

“什麼?”

朱娜麵容錯愕,臉色瞬間蒼白下來。

“這可怎麼辦,怎麼辦。”

許舒煙連忙安慰,“大嫂放心,隻是懷疑。知道是從那流傳出的就行了。”

然而就算這樣,朱娜還是十分自責,一路上背過身小聲哽咽,到了家才擦乾了眼淚。

然而就算是這樣,還是被爺爺發現了。

爺爺看著大嫂進了房間,揪著許舒煙的耳朵詢問:“你氣你大嫂了?”

“爺爺。”

許舒煙撒嬌地喊了一聲,“爺爺,我哪裡捨得氣大嫂嘛,雖然大嫂哭也有我的原因,我檢討。”

許爺爺鬆開她,沉聲詢問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見爺爺生氣了,許舒煙連忙將真相說了出來。

聽完之後,許爺爺隻是恨鐵不成鋼地開口,“這個朱家人,要把你大嫂害成什麼程度才肯罷休?”

“一家子的吸血鬼。”

許舒煙默默吐槽,被許爺爺教訓了一聲,“不可以這麼說你大嫂的家人。”

許舒煙吐了吐舌頭,“爺爺,我先去看我的劇本了。”

說完連忙溜之大吉,正與雲千千撞上。

“舒煙姐,好訊息。”

許舒煙正喪著,抬著眼皮子詢問:“現在對我來說,還有什麼好訊息?”

“詹姆斯導演已經開始國內甄選演員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