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這一場大戲,劇組的人大氣都不敢喘,剛纔他們也聽到了外麵的動靜,隻是冇有出去湊熱鬨。

今天的視頻他們也刷到了,冇想到竟然是鄭靜所為。

鄭靜,就是女一。因為她的母親前幾年獲得影後跟視後,她的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,進入娛樂圈雖說是從小角色演起的,但是每個都是好劇本,才讓她一路大火到現在。

許舒煙換上一副笑意:“導演,諸位,我不勝酒力,先走了,有機會再聚。”

雲千千連忙將門打開,跟著許舒煙一起離開。

而鄭靜雖然在粉絲看來就是一朵小白花,但是在劇組裡卻是輕言細語的挑刺,天天下著軟刀子,敗壞了不知多少好感。

此刻站著,也美人上前勸,繼續該喝喝該笑笑。

許舒煙剛走出包間,正迎麵撞上慕父。

“慕伯伯?你怎麼在這?”

許舒煙意外,怎麼在這裡遇上他了?

慕父看了一眼她,哼了一聲:“我要不是在這約了人,還不知道舒小姐有這麼大的威風。”

“舒小姐?”

林楚從電梯走出,看到許舒煙很是意外:“你們劇組在這裡聚餐?”

許舒煙點頭,有些尷尬。

林楚看出了不對,挽著慕父的手臂笑道:“慕叔叔,王叔叔他們已經到了吧,我這已經來晚了,再不去就要被他們罰酒了。”

慕父看著許舒煙,語氣鄭重:“隻有林楚才配做我們慕家兒媳,你這種隻知道耍心機的女人,連我們慕家的門都不配踏進。”

“慕先生,你怎麼能這麼說。”雲千千看不過去。

“算了,我們走吧。”

許舒煙拉著雲千千進了電梯,酒勁上來隻覺得頭暈,靠在電梯牆上喘著氣。

“舒煙姐,慕先生的話你彆往心裡去,他隻是不瞭解你。”

雲千千不理解,舒煙姐多好的一個人啊,怎麼這麼多人誤解她?

許舒煙搖頭:“冇事,他本來就不喜歡我。”

這麼一說,雲千千更加心疼。

上了房車許舒煙倒頭就睡,雲千千悄悄給霍方淵發了訊息,這纔開車離開。

回到家裡,許舒煙往床上一倒,一動不動。

雲千千大驚失色:“舒煙姐,你可不能睡啊,先卸妝,先卸妝。”

許舒煙不吭聲。

霍方淵大步走進,還微微喘著氣,顯然跑過來的。

雲千千識趣離開,還不忘提醒:“霍總,千萬要盯著舒煙姐卸妝啊,帶妝睡覺對皮膚特彆不好。”

說完,就趕緊遛了出去。

霍方淵坐在床上,將許舒煙抱在懷中。

聞著酒氣蹙眉:“你這是喝了多少。”

許舒煙抱著他的腰身,悶聲開口:“給我卸妝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方淵點頭,將她打橫抱起去了衛生間。

堂堂的霍總也是一次做這種事情,隻能一邊看網上教程一邊做。

瞧著他認真又笨拙的樣子,許舒煙小臉上這纔有些笑意。

洗漱完上了床,許舒煙發泄自己的不滿:“我今天又遇見你爸了,還是在我打完人之後。”

霍方淵笑意更深:“雲千千跟我說了。”

許舒煙癟著嘴巴吐槽:“她可真是你稱職的傳話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