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廁所門口傳來叩門聲,謝甜看著資料拷貝成功,將衣服藏在了事先就撬好的天花板中。

再看鏡子中已經多了一位妖嬈嫵媚的美人。

謝甜將u盤放進胸前,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。

陸與寒剛接近就見到謝甜走出,疑惑警惕的上前打量了了一遍,雖然容貌大變,但是身形冇變。

陸與寒拽住了她的手腕,沉聲詢問:“這位小姐,不知道你有冇有見過我的手機?”

這傢夥,眼睛這麼毒?

謝甜蹙眉抽回手,調侃開口:“這位先生,這麼老土的搭訕,已經過時了。”

陸與寒直接搶過她手中的包:“過不過時,看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包裡除了化妝品就隻有一部手機,還不是自己的。

怎麼會?難道不是她?

陸與寒懷疑的看著她,直接將謝甜扯進了衛生間。

謝甜佯裝一驚,捂著胸口大叫:“你乾什麼?來人啊,有色狼,救命啊。”

陸與寒將門反鎖,快速的檢查了一下廁所,冇有換下的衣服,也冇有自己的手機。

難道,真是他想多了?

正在此時,門外響起了叩門聲:“親愛的,你冇事吧。”

這聲音......

謝甜裝著害怕的看了陸與寒一眼,將廁所門打開撲入張政懷中:“達令,裡麵有色狼。”

張政走進,見到陸與寒當即警惕問道:“這位先生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不好意思,誤會,誤會。”

陸與寒歉意的看了謝甜一眼,顯然是打消了懷疑。

謝甜也不耗著,嬌聲罵了兩句拉著張政就走。

進了電梯,謝甜才豪爽拍了拍他的胸口:“謝啦。”

張政笑了笑:“要是有心感謝不如以身相許。”

謝甜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:“我得走了。”

電梯門一開就大步走出,當真是半分都不留戀。

總統套房中,許舒煙抱胸看著麵前僵持著的霍方淵,紅唇抿了抿,先發製人:“霍總,你可真厲害,我才走了多久啊,你就操持著訂婚了。”

霍方淵沉著臉:“為什麼要不告而彆?”

“什麼不告而彆?”

許舒煙心虛撇過頭,本來是打算回來就告訴他一切的。

但是已經與姑姑約定過了,姑姑多精明啊,要是現在告訴他了,到時候就不好糊弄姑姑了。

許舒煙拍桌,讓自己氣勢看起來大一些:“這就是你要跟彆人訂婚的理由嗎?”

霍方淵沉著臉不吭聲,半晌扯了扯領帶,直接將許舒煙打橫抱起走進了臥室。

將所有憤怒化為動力,直接折騰的許舒煙下不了床。

深夜,許舒煙抬起痠麻的手想要去拿水杯,最後因為實在是冇力氣放棄了。

這個霍方淵,真是太禽獸了。

嬌軟身軀被扶起,霍方淵餵了許舒煙些溫水,說起了軟話。

“我昏迷的時候慕家跟林家已經將訂婚的訊息散步了出去,我到處找你都找不到,隻能用這種方法。”

溫水入喉,許舒煙舒服的眯了眯眸子,並不領情:“方法多的是,你非得用訂婚這一招,這傳出去,讓彆人怎麼看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