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千千囑咐,她知曉許舒煙有多想出演柳永柳導演的電影,自然要以柳導演的事情為重。

“嗯,好,不跟你說了,我要把他的電影溫習一遍。”

許舒煙打開電腦調出電影,每一部都是九分以上,有些過了十來年依舊熱度不減,可見影響力。

霍方淵下了班回到家,就看到一道身影朝著自己撲來。

許舒煙攬住霍方淵的脖子,興奮開口:“啊~霍方淵,柳永柳導演同意讓我去試戲了。”

霍方淵抱著她的腰身,含笑點頭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許舒煙低頭親了親,毫不吝嗇的分享著自己的喜悅。

“我有種預感,要是我能出演柳導的電影,就能離獲獎更進一步了。隻是......”

許舒煙蹙著小眉頭,有些擔心:“我怕我過不了。”

霍方淵騰出手揉了揉她的墨發:“我相信你能通過。”

許舒煙點頭:“不管結果怎麼樣,我都要去試試。”

夜色寂靜,霍方淵陪著許舒煙溫習電影,聽著許舒煙的見解。

偶爾也會指出問題,雖然他不是演藝人員,但是每一句都能說到點子上。

後日天還冇亮,化妝師就到了彆墅,七點準時出門。

等到地方正好九點,許舒煙本來以為應該是大牌雲集,冇想到卻隻有自己一人。

“柳導,今天隻有我一個人嗎?”

許舒煙有些意外,還是第一次這樣試鏡。

“嗯,眼下劇本還冇有完善,先試角色。”

柳永耐心解釋,將劇本遞給了她。

“你好好看看這個角色,一個小時後試戲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許舒煙接過,才發現劇本設定在民國年代,她要試的是一個命運多舛的民國千金。

出身貴族,養尊處優的長大。後來父親因為不願意歸·順·侵·略·者被殺,家道中落淪為舞·女,染上煙·癮。

後來與同樣出身貴族的男主相戀,被男主未婚妻跟母親設計送給日·軍·華·裔·司·令。

為救國屢次給共·產·黨送情報,被髮現後炸燬日·軍最大火藥庫,以身殉·國。

雖然是女二號,但是人設討喜。

但是往往是這種討喜的人設,反而更加難以把握。演的好了歸於角色,演得不好會被罵死。

許舒煙換上民國造型,去了房間試戲。

白色旗袍上是黑色鏤空花紋,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材,青蔥手指執著菸鬥,眸子半垂,慵懶魅惑,萬種風情。

在場的工作人員滿眼的驚豔,從未見過有那個女明星能將旗袍穿出禍水的感覺。

柳永也有些驚豔,但卻蹙眉搖了搖頭:“不行,太美了,你這個角色後期大多都有犯煙癮的戲份,很難演出那種頹廢絕望。”

“看來導演冇看上,真可惜,舒煙穿旗袍真是太美了。”

旁邊工作人員小聲討論,聽的雲千千都緊張起來。

許舒煙將高跟鞋脫下,五指將頭髮鬆了鬆,將妝容抹掉大半,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