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舒煙看著新檔綜藝,心中也明白這是堂哥給自己量身定做的,這裡麵每一個項目都是自己的強項。

有她在,其他女星怕是想冒頭都難。

可是,她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,她最想出麵維護自己的那個人,毫無音訊。

許舒煙在謝甜跟雲千千兩麵夾擊下試穿參加節目的衣服,彆墅中不斷有公司跟四哥送來的衣服,幾乎堆滿了整個客廳。

忙了一天,好不容易定下了衣服,許舒煙直接癱軟在沙發上。

“天哪,舒煙姐你快看。”

雲千千忽的驚叫一聲,將平板遞給了許舒煙。

上麵是林楚接受的直播采訪,主持人正犀利的提問。

“林小姐,請問你現在跟霍先生是在交往中嗎?”

林楚溫柔一笑,回話模棱兩可:“我們婚約還在履行中。”

主持人一聽來了精神,這是有情況啊,連忙又追問:“最近的娛樂頭條林小姐也應該也有關注吧?網傳某女星插足你與霍先生的感情,我想觀眾都很想知道真相,在你與霍先生的關係中,是否有人插足?”

林楚麵上笑意更深,淺笑回話:“我與霍先生之間從未有任何人插足,現在也不會有,以後也不會有。”

主持人輕笑:“感覺吃了一把狗糧。”

許舒煙將平板扔到一旁,懶得去聽她的話。

雲千千拿起平板,一臉錯愕:“林楚竟然在節目上澄清冇有小三,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啊。”

謝甜撐著頭,發表意見:“討好霍方淵,又藉機宣佈自己跟霍方淵的關係唄,小手段。”

雲千千搖頭,表示不讚同:“要是林小姐想宣佈跟霍總的關係也冇必要為舒煙姐澄清,肯定是其他的原因,說不定...說不定是霍總逼迫她的。”

雲千千卻想越有可能,要不是霍總,林楚怎麼可能為舒煙姐澄清啊。

許舒煙聽到霍方淵麵色變了變,表麵卻裝出一副不在意的神色。

謝甜將平板一關,拉著雲千千就去離開院子裡。

“千千,你是不是霍方淵派來的臥底啊?你怎麼老是為霍方淵說好話?”

謝甜環胸質問,雲千千一臉心虛的坐在沙發上。

“甜甜,你說什麼呢,我哪有。”

謝甜伸出手捏著她的下巴,哼笑一聲:“小傢夥,你以為能瞞過我?我告訴你,以後少為霍方淵說話。我們都反對霍方淵跟煙煙在一起,那個人渣根本配不上煙煙。”

雲千千眨了眨眼睛,弱弱爭辯:“霍總也冇有這麼差吧?”

謝甜挑眉,逼近威脅:“如果讓你的新老闆知道你向著霍方淵,不出一個小時你就會失去你的新工作。”

雲千千捂著嘴巴搖頭,她不想失去這份工作,也不想離開舒煙姐。

“真乖,以後要繼續乖一點哦,你的新老闆可冇有那麼好說話。”

謝甜捏了捏她的小臉,很滿意她的表現。

“甜甜,千千膽子小,你不要嚇她。”

“我怎麼會嚇她呢。”

謝甜俏皮眨了眨眼睛,將烏龜似的雲千千拉進了客廳。

許舒煙看著小可憐模樣,輕笑安撫:“她就是喜歡嚇唬人,左耳進右耳出就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