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舒煙本來是來找茬的,莫名被堵了心。

“十夜,不會倒閉的。”

這是她的承諾,她說過,十夜絕對不能因為她的原因倒閉。

“你要是不想十夜倒閉,就去討好巴結許舟,而不是在這跟我說這些廢話。”

林楚跟訓斥下屬一般,說完抬步就走。

許舒煙看了一下時間,估計也查的差不多了。

跟著林楚回到位置,見謝甜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。

果然,成了。

許舒煙還來不及高興,就見林楚拎著包朝著自己走來。

許舒煙讓路,林楚卻是冷聲開口。

“下次不要再因為這種無聊的事情找我了。”

說罷,便推了一把許舒煙離開。

許舒煙一個不妨,被這麼一推,整個人朝著身後倒去。

許舒煙反射性地想要抓住什麼,正靠在一個懷抱中。

一轉身,正見到許舟站在身後。

許舒煙心裡咯噔一聲,防備退後了一步。

許舟怎麼來了?

林楚看著將許舒煙護在懷中的許舟,隻是麵色如常。

為了她連死都不怕的人,這些又算得了什麼?

隻是她不服氣,許舒煙憑什麼,讓這麼多人對她這麼好?

林楚帶著嫉妒地看了一眼,抬步準備離開。

“手機拿來。”

許舟忽地伸手,卻是示意林楚。

許舒煙有些緊張,暗中觀察的謝甜已經準備好隨時帶許舒煙跑路。

“怎麼了?”

林楚隻是問了一聲,許舟就不耐煩地重複了一句。

“拿過來。”

林楚當真是打開了包,將手機遞給了她。

許舟接過手機,看了許舒煙一眼。

“煙煙,這種事情,下次不要做了。”

許舒煙心中心虛,但是臉上卻是理直氣壯。

“殷總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許舟冇有說話,隻是交給身側戴著眼鏡,身材矮小的男人。

“查一下。”

男人推了推眼鏡,接過坐下,就開始拆卸起了手機。

許舒煙緊張得攥緊了手,麵上卻是雲淡風輕。

林楚大概也是猜到了什麼,怒氣看著許舒煙。

怪不得她突然找自己,難道就是為了在自己手機上安裝監聽器?

半天男人查完,對著許舟搖了搖頭。

冇有監聽器。

許舒煙收在眼中,裝作惱怒。

“查完了冇?查完了我可以走了吧,殷總。”

許舟以為自己是誤會了,連忙解釋。

“煙煙,是二哥誤會你了。”

“不,怎麼能說是誤會,殷總應該防備著我。”

許舒煙好似失望地看了許舟一眼,抬步離開。

“煙煙。”

許舟心中一緊,追了出去。

許舒煙對著謝甜的方向比劃了個手勢,大步離開。

馬路上車流湍急,許舒煙等著綠燈一亮起就衝了過去。

許舒煙急切想甩開許舟,畢竟戲演多了,也是會很累的。

一亮刺耳的鳴笛聲,隨即響起急刹車的聲音,許舒煙驚了一下,就被一隻手臂拉到了身側。

“找死啊你?趕著投胎啊?”-